因為這裡一切都是夢幻泡影。

刚才母上打电话问我,累吗?
我说累,什么时候见过我求人,今天是这辈子第一次求人,一求就是求了十万人。

上周从上海回来浑浑噩噩的休息了几天,虽然还要赶其他工作,但总体来说还是好过的。
直到家里给我打了电话。内容有二:一是我伯伯为了食品加工自己欠债百万,这两年已经买房子抵债,还抵不了几个钱。二是母上的肿瘤长大了一些,医生建议手术。

这周就活着这两个消息里,愁的我像是老了十岁。

帮他建了淘宝店,刚才在微博求着粉丝和朋友帮忙转发,喜欢吃零食的进淘宝店买点零食,木耳不会发胖味道也好吃。今晚淘宝有30个订单,虽然不赚钱只是清仓,但是看到这个人流,伯伯激动的给我打电话,多次感谢我的朋友我的粉丝,说他看到希望了,两年里他第一次这么激动。明天早上一早就去临市的冷库把库存提过来继续发货。

后面我不知道还能帮他多少,但是这样他至少好过一些。至少希望他以后能有自己住的地方吧。

然后周一把母上接来,约了专家会诊。希望一切都好。

下班的时候,我走出办公楼,电梯里看到自己两个眼睛都充血很严重,说不出的狼狈。还好这周的视频都拍完了,等着发工资。点了烟,猛吸了几口。

我就努力赚钱吧。

评论(8)
热度(3)

© 以太假論 | Powered by LOFTER